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裏......

Le 14 septembre 2017, 07:40 dans Humeurs 0

夜晚,臨窗而坐,室內靜雅清幽。一杯清香、清淡、清新、清雅的佳茗輕啜一口,頓覺神清氣爽。一曲克萊德曼的鋼琴曲《水邊的阿狄麗娜》在耳邊響起熟悉的旋律,不由自主地跟著哼了起來。那優美動聽的旋律,夢幻般的細緻情調,浪漫清雅的色彩,精湛超卓的演奏技巧,讓我享受著音樂風情的無限魅力。柔美音樂流泄滿室,清新悠揚的旋律,彷佛送來陣陣自然芳香。流泄而出的輕柔旋律,像母親的撫摩撫慰著疲憊了一天的心靈。讓這靜謐夜晚顯得格外詩意,如此令人著迷。 我非常喜歡聽音樂,當然心情的不同挑選的音樂也不同。當我悲傷時音樂會讓我感到一絲快樂。

 

音樂在我的眼前展現著人世間的各種歡樂,各種辛酸,各種痛楚。音樂,讓我知道,只要有音樂,我才不會感到孤獨,不會寂寞。音樂,為我的生命注入了無窮的動力。音樂像黑夜裏的燭光,像朗空中的明月,像清晨的露珠,像黃昏的餘暉,像親切的問候,像甜蜜的微笑,像春天裏的微風,像冬日裏的火爐,像初戀者的心扉,像久別重逢者的狂熱擁抱,像依依惜別時的綿綿回望……最美妙的音樂能令我陶醉其中而無法自撥,最激烈的音樂能令我情不自禁的跟著手舞足蹈。

 

音樂賦予我太多的心靈悸動。靜下心來聽音樂,那將是一種享受,心靈也會隨著優美的旋律翩翩起舞。音樂,快樂時聽歡快的歌曲會令人更舒暢,就是不快樂時聽也會被快樂的樂曲所感染。而悲傷的音樂則更加能表達出人們的思想感受。曾記得第一次聽孫楠滿懷激情的演唱【你快回來】這首歌時,詞作者劉沁老師寫的每一句歌詞都把我深深的感染,讓我想到離世的的父親,潸然淚下。音樂是一位好老師。它將我的心靈從喧囂和冗雜之中帶出,帶到一片靜土,使煩躁的心平靜下來。音樂是我開心時的朋友,也是我失意時的夥伴。音樂,就是這樣讓人回味無窮,音樂,懂得我的一切的一切,我的眼淚、我的幸福、我的沉默、我的夢想、我的思念.....

 

.音樂是這麼神奇,只要用心去傾聽,人們能感覺到它在對我們輕聲細語地訴說著它的無窮魅力。 所有的心事,都隨音樂在空氣中漂浮了起來,曾經的往事已經在記憶中漸漸模糊,時光荏苒,讓人們煩躁的心境慢慢地沉澱下來。過濾不快樂的、想放棄的,留下快樂開懷的存在腦海。也許,一曲音樂,便是一段故事,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或者一段友情。 不管時間怎樣流逝,總有一些歌曲流淌在心間,一份心情,一份記憶,一種永遠! 也許音樂給予我的不僅僅是心靈的淨化。

 

深夜,關掉音樂。那優美的聲音仿佛還回蕩在小小的空間,一切塵埃都遠去了.......。

火車頭上的彈跡

Le 12 septembre 2017, 06:40 dans Humeurs 0

石林黑塔村北面,與老村子隔著一座小山,有一條京廣線的支線:湯(陰)——鶴(壁)線,現在是瓦(塘)--日(照)鐵路的與湯鶴線的交會點。

 

上小學時,同學們天天根據火車的笛聲判斷時間,有經驗的同學,能分出煤車和票車聲音的不同,就是在陰雨天裏,也能準確確定時間。這點使我眼熱,我因為耳不大好,幾米外就聽不清火車過去的轟隆聲,但是同學們呢,隔著一座小山也能聽出來。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我們黑塔村北過了鐵路的一個小山包上建了一所中學,招收初中生和高中生。黑塔村的小學生畢業後到那裏上初中,初中畢業後和附近村子的初中畢業生到那裏上高中。上中學就要天天路過湯鶴鐵路,於是我在學校裏能居高臨下地看火車判斷時間。在學校圍牆沒有建成之時,不愛學習的同學沒少望著窗外發呆:火車火車幾時來,背起書包下課來。

 

說起來,火車也使我們學物理課時有了參照物,學習時多少進步快一些。火車道軌的間隙冬天窄夏天寬、鐵路上的電線冬天直夏天彎等就是冷漲熱縮的原理,鐵路用小石頭鋪路基,是把火車的巨大重量帶來的壓強大大減少,不然火車直接在路上走,車輪會陷在地裏沒法走,同時也有利於對路基進行維修……

 

《鐵道遊擊隊》解禁重新播放後,我們唱著:

 

西邊的太陽就在落山了,鬼子們的末日就要來到,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唱起那動人的歌謠,這兒搞機槍,那兒炸橋樑,就象一把鋼刀插手敵胸膛……

 

一面唱著,一面想像自己能象遊擊隊長劉洪那樣,站在火車頭上,握著手槍打槍。多少歎自己生不逢時,當年我要做個遊擊隊員,在湯鶴線上,也象劉大隊長那樣,站在車頭,揚起手中的槍,那該多威武——

 

其實我們只能是想像。湯鶴鐵路的籌畫有上百年曆史。歷史上修過小窄軌鐵路,很快因戰爭被拆了,標軌鐵路是解放後建設的。

 

一日,在自習課上發呆,突然想到,站在學校裏,看劉洪的打槍,子彈速度是多少呢?彈跡啥樣?不想不知道,一想有很多說法。

 

火車停時,往那兒打,速度都是不變的,只是方向不同。

 

火車在運動時,情況就複雜多了……

 

往天上打時,子彈運動是一條斜線,往左往右打也是這樣的,傾斜的角度和火車的運動相關,運動速度越大,彈跡傾斜的就越厲害。

 

往前面打時,子彈運動速度是火車速度加子彈速度,和火車運動速度成正比。

 

往後面打時,子彈運動速度是子彈速度減去火車速度,和火車的運動速度成反比。如果火車速度很快的話,可以看到,從車上往後面打的子彈,仿佛是在倒追趕火車,只是象力氣越來越不足的隨趕著,離火車的距離越來越遠。

 

如果打的是斜線,那彈跡就得用複雜的方式來計算了。

 

再進行深一步的計算,還要考慮地球引力導致子彈拋物線運動。

 

實際上,由於當時火車運動速度不高,因此在計算中可以不用考慮這麼多。想那麼多,有點庸人自擾之舉。其實不然,在現實中很有作用,只是許多人用時日用而不知。

 

我們那裏有人有獵槍,沒事時滿山跑打野兔,他們開槍時,槍的準星必須提前一點,這樣才能打中奔跑的兔子,如果瞄準了頭部,可能連尾巴也打不到。打兔子需要考慮槍速、兔子奔跑的速度以及槍與兔子距離三者的關係,如果槍與兔子距離長的話,還要考慮地球的引力,在有風的天氣裏,還要考慮風速,這樣才能確定提前量。獵槍的槍速雖然遠遠大於兔子的奔跑速度,可兩者跑的距離不一樣呀。而如何確定提前量,只能憑人的感覺,而這感覺是老獵手的指點和多打槍練出來的。一般人是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如果懂得物理知識,就會容易理解了。而且不打臥兔打跑兔,兔子跑時的方向好確定;臥時就不好確定,槍響後兔子往那個地方跑誰知道?所以,打靜止靶百發百中的,並不等於能在現實中百步穿楊。

 

如果劉洪從車頭上的角度上看,不同考慮那麼多,子彈運動速度和方向就和在地上打槍一樣,這是因為,劉洪和火車以同一速度運動,以他的觀察,根本就不用考慮火車速度。但是劉洪在車頭上象打兔子一樣打車下的鬼子和漢奸,就得加上火車速度了,這只能憑多年養成的感覺瞬間確定如何打。劉洪沒時間細細算,子彈的彈跡是可以算出來,可是等用世界上最快的算盤算好了,煮熟的鴨子都飛走了。別笑話,四十多前的鄉下學生是沒有幾個知道電子電腦是啥的,那時世界上電腦的功能,用現在的眼光看,也是老古董了。

 

現在想來,我已接觸到了:物理運動在任何慣性系統上都一樣的。

 

上了高中之後,從一本課外書上,知道了愛因斯坦為了說明相對論,用人們常見的火車來比喻,說明運動速度以及觀察角度的不同,同一事件在不同的觀察點的觀察結果是不同的,時間因此是個變數。可是許多人看不懂,我也是。這時我想的是火車上的人看學校,坐在票車前面的人和坐在後面的人,是不是同時看到學校?不是,至少時間上有點區別,只是非常小,可以說是同一時間。這也接觸到了相對論。

 

這些事過了就忘了。當時課程不那麼緊,物理學的還可以,所以有這樣那樣的想法。到後來沒有時間亂想了,課程多了,沒時間看課外書了,很多東西按教科書給定的方法和答案學習才能趕的上,多少陷入了“知其所以不知其所以然”中。就象很多打兔子的獵手一樣,知道要有提前量,但不知為什麼要有提前量了。

 

再往後,學習就趕不上了。有時候亂想,會覺著脫離實際,沒有根據,是在浪費時間。

 

於是我們年長之後,對很多事往往只從固定的角度看了,得到的是固定不變的結論,其實世俗的、從眾的,片面的、個別的看法。

 

知天命之年後,往事常忽然湧上心頭,少時的事清晰地展現在面前。我們何時失去了從多個角度看問題的能力呢?

說說“維修下水道的事”

Le 30 août 2017, 07:47 dans Humeurs 0

看見這個題目,不知情的話,人們會說,不就是大街上馬路邊那司空見慣的下水道嘛,搞個維修是再小不過的事啦,還有啥可寫的?純粹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找事!可是,我今天要給大家說的這件事,牽涉到千家萬戶的出行通暢,牽涉到城市的精細化管理,牽涉到環衛工人繁重的工作量,也牽涉到省城的文明程度,因為有個偉人說過:“群眾利益無小事”!要知此時的來龍去脈,且聽我慢慢道來......

 

在省會鄭州市金水區,有一條南北貫通的主幹道叫南陽路,整天車水馬龍,成為三環內最繁華路段交通大動脈之一。在南陽路北段豐新環衛所管理的區域,也就是南陽路與群辦路交叉口路西側國美電器商場門前,有大約200米內,,因2015年冬道路維護時,不慎把3個下水道口鐵篦子用柏油密封,一下雨因無處流淌路半邊成為養魚塘,無數車輛通過水花四濺,殃及路人,非常影響交通。也有南陽路與群英路交叉口東北角下水道口、南陽路與躍進路交叉口,雖未掩埋但地下管道因淤泥堵塞,一下雨同樣積水下不去。還有南陽路與東風路交叉口路西側,也有兩個下水道口因修3號地鐵口施工被掩埋需疏通地下管道。上述問題一出現,主管保潔的班長就向所領導反映多次,回答是不歸區城管局管,沒辦法解決,唯一要求下雨了讓管路段的環衛工人自己推水,誰不幹就罰款20元至50元。不得已,班長只好發動全員上陣,每次下雨推水,至少是10多人一起幹,還需時一個多鐘頭,累壞了大家。需要說明的是,其所長為女性強人,清潔工起家,幹了30年,現在是鄭州市環衛戰線的唯一市人大代表,假如把此時放在心上,她是有能力解決的,比如,可提議案,一定會落實;可親自協調,逐級登門求人。正因為她的不作為,故造成了一年多此處被堵,一遇下雨就遭殃的不堪現狀。無奈,管此路段保潔的任老太婆和李老頭,先後尋跡硬是用起子各扒開一個鐵篦子,因下水道被堵未疏通,雨水仍下不去。今年汛期,雨水過多,推水的任務繁重,累得他們實在受不了,願意自己兌錢來維修。

 

作為此段路保潔班長的家屬,我曾聽妻子就此事向我講過多次,我總問她為啥不找領導反映解決,她每次都向我解釋說,領導說協調不了,只好硬著頭皮幹,最難為的是體弱的任老太,下一次雨積水有2、300米長,大家若不幫她,她推水需一整天,還影響交通。為了幫她,我妻總要發動全員來幹,有的人以為不是自己的活還不願意幹,非得班長一個一個的通知,光手機費每月就需要200多元,故每次下雨妻就發愁,甚至很頭疼,成為老大難問題。而每次大家推水她都拍照,然後用微信發到群裏讓所長等領導看,多次呼籲,可是領導仍置若罔聞,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當7月26日她向我講述昨天下屬12人不用喊,早飯後都主動去推水她很感動,今天又要自己兌錢維修下水道卻感動了我,決心為他們解決此困難出把力,堅定妻子繼續幹下去的信心,我向妻子保證,我想方設法一個月內徹底解決問題。妻子還半開玩笑地鼓勵我,你若給我們把此問題解決,我讓我屬下工人請你的客,再給你交200元的電話費。

 

俗話說:“沒有那個金剛鑽就別攔那個瓷器活。”為了幫妻子分憂,我既然攔下了這個瓷器活,就要有這把金剛鑽。我的“金剛鑽”是啥哩?就是堅信三句話:“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員最講‘認真’”;“我是共產黨員我怕啥?”針對“下水道不通需維修”這一問題,我經過認真調查分析,主要是市政道路管理部門的管理維修不及時到位造成的,影響市內交通這是民生問題,有第一線保潔工人發現問題所裏領導回饋資訊出現“腸梗堵”現象,也有市政道路維修時工作不認真負責直接造成的後果。要解決問題,採取的具體措施:首先考慮“走捷徑”,讓私人通下水道,該路段環衛工人兌錢。因為正是夏季汛期,早修好一天就早讓環衛工人高興一天。我找到原給我家屬院通下水道的維修工老王,通過他又找個行家,於7月28日現場查看3個下水道,張嘴就要4000元,我再三做工作,又說明是環衛工人自己掏錢維修,讓他獻愛心,最後表態要2600元,維修工老王還不願意幹,工人們也嫌要錢太多,就到豐新所找領導看是否同意出錢。所長不在就隨機去金水區城管局找領導,還是沒見到相關領導,而值班室人員要我們去打市長熱線反映,也可打12319熱線反映,結果,當場給市長熱線打通,沒等說清,她就推說“你們找市政部門”,“啪-”,把電話掛了,再打沒人接,顯然是嫌煩了,此路走不通了,只好另闢蹊徑。

 

妻想到女兒在區委辦督查室工作,何不讓她給出出主意?結回答是女兒讓發短信分別給省市區主要領導,把問題反映給他們,一級傳導一級,要回復辦理結果,這也是一種上訪管道,走的是正道。得知有這種辦法,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在女兒的幫助下,總算給省委書記謝伏瞻、區委書記陳宏偉分別編輯短信上訪,天天流覽手機,就是不見領導回復,我內心焦急,如坐針毯,女兒卻說短信辦理需要兩天的審核。到了7月31日,也是週一,我想不能守株待兔,必須主動行動。我先是網上搜索鄭州市市政總公司,聯繫後得知他們是企業施工單位,具體有鄭州市市政管理處負責維修養護。我問明辦公地址在金水區崗杜北街16號,就迫不及待冒著近40度的高溫,騎車趕到市政管理處,這時已是上午11點50分。我把電動車停穩,三步並作兩步,來到辦公二樓工程科306房間,推開門一看,一個女科長模樣的人從裏屋走出正準備下班,向下屬安排下午的工作,我趕緊去迎面問她,誰是這裏的領導?5、6個男女青年都向我循聲瞟來,其中有個帥氣的小夥,大約有30來歲,接過話茬說,你說說啥事?我就一五一十地把下水道被堵的事扼要述說一遍, 也把我事先寫給謝書記的書面稿遞給他,他一邊認真地聽一邊用手機拍照書面稿,還把我手機裏存的下水道被堵環衛工人推水前後的系列照片翻拍到他的手機上,還問同事,南陽路是啥時養護路面的,得到答復是2015年冬時,他埋怨反映問題太晚了,本來雨水篦子被覆蓋及時反映的話,可能不出一個月就解決了,也不至於讓環衛工人吃那麼多苦啦。聽明情況後,他隨機向有關領導通報了,並向我解釋,這個問題不難解決,要求就找他,在我的請求下,是否可一個星期就能解決問題時,他很自信地答復,光是開下水道口,兩天就可,假若再通下水道,可能需要一周時間,臨別,還把他的姓名、手機號碼給了我,讓我有事直接聯繫,我才知道他叫陳康,心想,看著小夥子接待答復這麼痛快,我也把繃緊的神經放鬆了,連忙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及時告訴妻子,她也非常高興,總算找到解決問題的人了。

 

次日上午,老天又下起了大雨,聯想到又要推水,我感到光聽承諾還不行,還必須緊追不捨,死死盯緊。於是,我給陳康打電話,催辦落實情況,他回饋說,你還要給管理處立刻辦搶修熱線63827015打電話投訴,他會層層下壓,找具體人負責,他也再督促有關領導。我按他的指點馬上和立刻辦聯繫上,又問明該歸屬養護四所具體負責,地址為金水區博頌路與文化路交叉口。既然知道了有誰負責,那我上午騎電車冒雨前往,等我趕到四所立刻辦,已是像落湯雞一般。一位年輕的呂同志攜帶個5歲的小男孩在值班,她見我冒雨前來投訴,感到很意外, 因為我說我是一位退休的老幹部和普通市民,像您反映我所居住的南陽路段下水道被長年堵塞沒人管的事,並把手機裏存放的推水前後的照片讓她看,她立即翻開電話記錄本說,剛才市政管理處立刻辦已打來電話記下了,她又找道路數位化巡查員瞭解,還把現場照片翻拍轉發到群裏,在我的要求下,她很耐心地處理,並當場交代施工隊長曹建鋒,還把他的手機號給了我,讓我直接跟我通話。他強調,他們只有7個人, 管的面積大,任務重,且南陽路是老街道,地下管道設計太細,疏通難,現在剛接到投訴,這需要一個過程,要排隊。當我問他能否在一周內完成任務時,他說盡量明天下午去現場,需要幾家配合,也要環衛工人配合。臨走,小呂又交代,好好跟他們施工人員商量著來,不要來硬的,大家都不容易。看了小呂的處事方式,我心悅誠服,滿意地回家了。

 

可是,到了下午,曹主動打電話說以後不讓我再打他的電話,原因是明天他要到醫院檢查身體,不讓我再打擾。還說維修不是很急的事,要我耐心等待,他交班了。天哪,我剛剛說完和妻子高興一會兒,就來了個緩兵之計,這不明顯在後拖嗎?自己說明天下午到現場的計畫又是說說而已,妻子有些灰心,我勸她明天再觀察一天,後天我還親自登門拜訪,不信又是騙人的沒人管。隔一天,也就是8月3日,上午我還是坐不著,先是給陳康繼續打電話通報進展情況,說道遇到的新難題,不知往下再找何人。他指點說,你還給處和所打立刻辦電話投訴,他們既然接受了任務,就會派人幹,只是誰追的緊誰的問題緊迫給誰先幹,有時間的話,還可以找他們的領導。按照陳的指點,我又給處立刻辦打電話投訴,結果,一位女值班員說話很難聽,首先責怪環衛工人把土都掃進下水道,還說她親眼所見,然後說養護工人氣不過故意把下水道口給封閉,讓環衛工人沒法再掃進去,言外之意,天天下雨推水勞累合該!我聽了後很生氣,但有求於人,還是要她再督促一下。然後,我11點半又來到四所立刻辦。這時,只見一位肥碩的女值班員坐在外間,裏面還坐著一位女值班員,正在守電話,當我說明情況後,她們都說剛才又接到管理處立刻辦的電話,你催得也太急了。我聽著不順耳,我大聲說,你們坐在辦公室裏瞭解情況嗎?這事已經耽擱一年多啦,環衛班長向她的領導反映無數次了,領導官僚,就是不解決問題,還壓制工人要罰錢。跟你們前天是來登門又投訴了,也讓曹隊長和我通話了,你們知道他現在幹啥了嗎?到醫院去了,還不讓我再打他的電話騷擾,他把任務又轉交給了誰?原答復的昨天去現場,結果他不幹了,我們能一周內給解決問題嗎?我就是要追著要最快的落實效果。她們沒等我說完,就反駁說,你們的環衛工人專門往下水道裏掃,咋會不堵呢?再說你剛反映兩天,活多任務大,不可能立即就去給你維修好,還說我們坐辦公室裏官僚,真冤枉人!我一聽是在強詞奪理,搞張冠李戴,我氣得嗓門更大了。我說我是退休老幹部、老黨員,黨齡都比你們的年齡大,沒見過你們歪攪胡纏不論理的,誰說你們官僚啦?為啥說別人往你們身上扣呢?我要的就是你們啥時間最快可到現場解決問題,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她們又反駁,我們不是領導,答復不了你,俺請領導來答復你!我正想見領導哩,就說,快請來吧,別躲到後邊不敢見我。話音剛落,從門外走進來一位40來歲的男子,張口就訓斥:虧得你還是老幹部,這是辦公場所,難道你不知道嗎?大聲欺負人家兩個女孩子。我聽了他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的話,越發惱怒,聲嘶力竭地說,誰欺負她們了?是她們胡攪蠻纏,比上次接待我的呂同志態度差遠啦,我願意來這裏吵架嗎?是她們逼的,你是哪位領導?我就問啥時到現場去幹。他接著仍氣勢洶洶地說,你們兩個去吃午飯,我來和這位老幹部理論。我問他你是所長嗎?答;不是,我姓付,你記我的手機號碼吧,明天上午9點半在國美電器商場門前(現場)見。我說,可以我要的就是這句話,不要光坐在辦公室裏紙上談兵。他邊催我走邊說,我已經安排成龍接活幹了。我說,那好,我明天見了你再見他,看看到底開始啥時給我們幹活。說著,我看這次來的初步目的已經達到,也就隨他出門,高高興興地回家了,馬上向妻子報告,不管怎麼發火,總算逼他們認頭工作了,心裏也舒坦了許多。 次日上午9點半,付果無食言,帶領數位化王建華與程龍來到現場巡查,商量施工方案,佈置工作任務。原來付和妻早就認識,我和他再見面態度和氣多了,並主動到我面前說,不就是這一點兒活嘛,以後老哥不要發脾氣那麼大,氣壞了傷身體。我接著說,只要你們抓緊幹,我就不會了。

 

過了雙休日,8月7日老天放晴,程龍帶領一班人開始掏下水道和窨井的淤泥,我到現場看,遇見王建華來巡查,妻跟我說南陽路與東風路交叉口路西也有兩個下水道不通,據說與正在施工的3號地鐵有關,我趕緊拉著他來查看,果然是被堵,積水至今還有。隨機我應拉著王到對面地鐵專案指揮部去找工程部的領導,他開始還推託,當看到我手機照片那一灘水時,跟隨我們來到現場,還叫來兩個工人掏土。我和妻因事提前走了,王在現場盯著,可是,挖了一個,人家看下麵都是黑泥,認定是市政道路上的,不幹走人了。得知情況後,我給王、程、付分別打電話,問下麵咋辦?王說應該咱們幹,人家的任務完成了。程說,這得向領導彙報,他解決不了。付說,和地鐵施工前簽的有協議,就該地鐵幹,讓我還去找3號地鐵施工的領導。一句話,又扯皮了!而程龍帶領的挖泥的說,被覆蓋的下水道口沒儀器找不到,隨便破路是犯法,疏通管道還需要大小機器,他指揮不了,言外之意,有困難還要往後拖時間。

 

又過了一天,到8月9日上午,我實在坐不住了,就和陳康再通電話,要求和他再次面談,他聽了我陳述工作進展及困難後,給我出主意,還要找處立刻辦繼續投訴,要求限期跟蹤辦理,誰追的緊他們給誰幹。至於找下水口,他指出有兩種辦法,一是現場目測法,二是儀器測定法。我補充說還可找原修路的圖紙,看多遠距離設個鐵篦子。聽罷此言,我立馬騎車再次到市政管理處,經過門衛登記,直接上二樓找到處立刻辦。內室值班員又是個女同志,我亮明身份,再次投訴,她很耐心地聽我詳述了整個過程,並指出目前遇到的困難及擔心和要求,我特意表揚她和四所立刻辦呂同志的服務態度好,她很謙虛,立馬和四所立刻辦回饋我今天繼續投訴的情況,看到我口若懸河的表述及一個普通市民的熱心腸,可能是出於感動,她和四所郭付所長通話把我的訴求轉告了他,並說已去過四所兩次,他回話說,我咋沒見過呀?當我提出趁熱打鐵去找他時,她很支持。於是,我飛奔到四所,先到立刻辦。付正在當門坐著,見我來開口就說,你咋又投訴啦,正在幹著得慢慢來呀?我說,還要報告領導,有關環節走不下去了,我要找你們的郭所長,他說沒見我來過,我今天就說要會會他。看讓座我不坐,攔是攔不著了,就說所領導在北樓二樓。我趕緊三步並作兩步行,走到第一個門,見裏面坐著的像個領導,對面有人正在和他說話,我走進去插話問郭所長在嗎?他說不在,有啥事跟我說吧,並支走對面那個人。我就坐下,再次亮明身份,簡要認真地復述一遍維修南陽路的前後過程,現在面臨的幾個困難,特向領導彙報。他聽後,把程龍和他的隊長叫來安排,剩下的下水道該我們幹的由程龍負責繼續幹徹底,至於3號地鐵施工所毀壞的兩個下水道我們管不住,還是讓我去找他們協商解決,我不同意,提出種種理由,將軍他們出面協調比我一個普通市民有力,最後他勉強答應,任務交代給了這位隊長。隊長、程龍和我離開所長室,又折回門口立刻辦,找到數位化巡查王建華,問明情況,在他的證言下,最後確定自己的活自己幹,不再找地鐵的事,說完,我就等以後的結果了。

 

後來的幾天,先是程龍帶領養護隊用小機器通下水道,後是儀器測量找准位置挖,出了覆蓋一年半以上的下水道,接著是發現這眼下水管中生長有一根很長很粗的樹根,被環衛工人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挖出拉斷,只是管內的根須非得大機器通出。在我的多次催促下,到了8月15日上午,大機器終於來現場施工啦 ,一上午通了5眼,還有一眼下水管道沒通就12點多了,程龍要求我們管9個人一頓午飯,吃了再幹,我們同意,花費240元讓他們吃飯喝啤酒吃菜,等幹完也就是下午兩點多了。需要說明的是:地鐵口處的兩個下水道管道由於太細,恐怕再鑽會把整個管道通壞,故等地鐵口修好後再一併維修。止目前,大工告成,南陽路段的50多名環衛工人歡呼雀躍,彈冠相慶,再也不怕下雨啦!再也不用推水啦!他們一致要給我請功,被我婉言謝絕,我謙虛地說,區區小事,何須掛齒,這是我這位老共產黨員、老幹部應該做的。

 

回想南陽路下水道維修的艱難過程,我和妻很感慨:區區小事,為什麼一年半多的時間都解決不了?這關鍵是有關領導沒有以民為本思想,工作不作為造成的;而我只用不到20天的時間就解決了呢?那是我相信偉人毛澤東的話:“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員最講‘認真’”。只要你真心實意為老百姓辦一點好事,老百姓都會由衷地讚揚你,擁護你!正像著名詩人臧克家所雲:“有些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些人死了,他仍然活著”!人活著,就要多幹對人民有益的事,多積德行善,不要坑害人;為官者,就要“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要不作為,落罵名!

Voir la suite ≫